最有情懷的寶可夢動畫,卻干沉默了所有寶可夢粉絲

ZHANGKEYUE 2022/07/27 檢舉 我要評論

「《寶可夢:旅途》×  《寶可夢:炎上》  √」

《寶可夢:旅途》是2019年底接檔《寶可夢日&月》的動畫,現在依然還在連載中,在獲得阿羅拉冠軍之后,小智這一次卻沒有換個地方「從零開始」。

  就好比故事的主舞台是寶可夢第八世代《劍/盾》的加勒爾地區,而和標題的《旅途》所對應,小智的這場冒險實際上貫穿了曾經的關東、成都、芳源、神奧、合眾、卡洛斯、阿羅拉等老地區。

  曾經的旅途伙伴小剛、小霞、小光、塞蕾娜也都在《旅途》中以全新的姿態回歸——盡管動畫設定上小智才踏上冒險沒多久,大家都還是十幾歲的小學生,現實中20多年的變遷,還是讓他們的畫風、形象產生了不小的改變。

但是小智依然沒有遵守約定接回大比鳥(笑)

  本作的日語標題還是完全照搬《精靈寶可夢》,在制作組的心中,《旅途》想帶給觀眾們的,本該是情懷拉滿的「新無印版」,只 不過,本作開播以來能夠數出來的幾次出圈,卻都是因為制作組被炎上。

  首先,是爭議過大、甚至顛覆了系列設定的新主角。

  在動畫開播的前期,觀眾的不滿和節奏大多來源于空降的新主角小豪,或者你也可以叫他「一球超人」,因為編劇偏愛和逆天操作,小豪直到現在依然是人們最希望打上馬賽克的角色,他有幾個很「經典」的戰績——

  像是,《旅途》是唯一一部小智沒有收服當地區御三家的動畫,因為炎兔兒、敲音猴、淚眼蜥都成了小豪的寶可夢。

  飛天螳螂是小豪唯一一只靠對戰收服的寶可夢,那場對戰的目的只是為了讓小豪的球可以丟中而已,事實上小豪最厲害的不是寶可夢對戰,而是用各種姿勢丟精靈球的「怪招」。

  在53集,小豪用一個精靈球就收服了水君——看過動畫的朋友應該知道,神獸和準神獸級別的寶可夢在劇情中逼格一般都很高,除了少數會被收服,大部分都是野生/被收服后放生,這是和游戲差別非常大的設定之一。

或許是因為這只水君其實是穿著水君玩偶服的某惡臭先輩吧

  在59集一球超人甚至收服了火箭隊的有主寶可夢敲音猴——敲音猴一棍子打爆了火箭隊的精靈球,然后欣然被小豪收服。

  這段劇情 直接把看動畫的/玩游戲的人都干沉默了,你說火箭隊在設定上雖然是反派,卻沒有行大奸大惡之事,在《旅途》的劇情中也沒有欺負敲音猴,反而對它很不錯,無法收服別人的寶可夢也寫進游戲/動畫基礎規則中的。所以,這次大多數觀眾選擇站在了陪伴自己20多年的「老朋友」火箭隊這邊。

  或許編劇玩的是事先裝好了金手指的寶可夢,那種NTR版的。

  從86話開始,監督從根岸智也換成了中內麻友,在當下,觀眾更傾向于將這歸功于炎上的成功。

  制作組也確實在痛定思痛之后,決定在后續的劇情中為小智創造更多的出場機會。終于,當這段環游世界的旅途接近尾聲,開播已經2年多的《寶可夢:旅途》也迎來了劇情最[高·潮](制作組自己說的)—— 八大師挑戰賽

照劇情來看,小豪連已經有訓練家的寶可夢都能捕獲,八大師不評9個有點說不過去啊(笑)

 八大師主打情懷牌的噱頭自然不用提。

  除了動畫《寶可夢XY:最強超級進化》的男主角艾嵐之外,其他人都是我們曾經在每一世代中挑戰過的老朋友(聯盟冠軍),看著那個剛走出真新鎮的新手訓練家小智,已經成為阿羅拉的冠軍,最終躋身世界最強的八位訓練師之一,我想不管是動畫觀眾還是游戲玩家,都能感受到那種「傻小子終于被自己培養成才」的自豪感。

  不光是情懷上的渲染,在設定中,本次比賽也安排得相當富有巧思。

  規則采取了6選3的單打對戰,mega進化、Z技能、極巨化只能選擇其一,每集都能打完一場,節奏簡單明快,不知道是不是刻意照顧游戲黨,本次八大師的對戰也有向寶可夢游戲對戰靠攏的味道——一只寶可夢不會在一場對戰中使用超過4個招式,招式的劇情威力和游戲中的數值能夠大致對應,寶可夢的屬性克制也能夠反應在劇情中,還有極巨化只能持續3個回合,在使用極巨化招式時解說還會提到附帶的特殊效果。

  這些偏向于游戲設定的設計,在我看來,或許是制作組是希望游戲玩家們也能在看動畫的時候,找到些許收看「電競」賽事的沉浸感。

  但在八強賽已經打完3場的現在看來,這也成為了八大師賽最大的敗筆——如果用游戲玩家的視點去解讀動畫的八大師賽,《旅途》反而會暴露許多問題。

  順帶一提,如果按照一般的錦標賽排位規則應該是1號選手打8號,2號打7號并以此類推,你會發現阿渡(4)vs卡露妮(5),竹蘭(2)VS艾莉絲(7),都是合乎淘汰賽規則的,只有丹帝(1)VS艾嵐(6),大吾(3)VS小智(8)不一樣。

  制作組如此安排的邏輯其實不難推測——作為主角的小智基本是內定能夠爭冠保亞的選手,和設定上最強冠軍丹帝的比賽也肯定會是八大師挑戰賽的最[高·潮]。既然這樣,只能都犧牲不論劇情實力、背景還是在寶可夢玩家間人氣相對低的艾嵐。

  事實上艾嵐確實被暴揍了,丹帝只用了轟擂金剛猩、噴火龍這 2 只寶可夢就打敗了艾嵐,而且是以普通形態的噴火龍打敗了艾嵐mega進化后的王牌噴火龍X。

  這還是在丹帝有些放水的前提下,比如他開場派出轟雷金剛猩就用了滿血超極巨化(游戲玩家看了表示114514),但轟雷金剛猩分別使用了超極巨狂擂亂打(草)、極巨飛沖(飛行)、極巨大地(地面)。后面朋友聊起這場戰斗時,我們都有些心照不宣地笑了—— 「要是我,三回合都放「極巨飛沖」,對面的草+格斗的布里卡隆可是4倍弱飛行系招式啊!」

  當然可以說這是制作組擔心出現太多兼用卡畫面影響動畫觀感,也可以理解為丹帝的情商很高,寶可夢的世界不是打打殺殺,也需要人情世故。

他真的,我哭死

  在八大師比賽的第二場阿渡VS卡露妮的比賽在播出后,觀眾們終于開始「歡呼」——一切都回來了(指炎上)!

先看看這場對戰雙方的陣容:

快龍(龍+飛行)                    冰雪巨龍(冰+巖石)

暴鯉龍(水+飛行)                  南瓜怪人(幽靈+草)

三首惡龍(龍+惡)                    沙奈朵(超能力+妖精)

  可以看出來,卡露妮作為妖精系訓練家,幾乎完克龍系大師阿渡,如果讓游戲玩家來分析雙方陣容,應該會發現阿渡方未必沒有一戰之力——快龍能夠用格斗系招式「撲擊」 4 倍克制冰雪巨龍,三首惡龍的屬性也完全克制南瓜怪人,最后只要派出暴鯉龍極巨化撐血量,作為物攻手單點突破對面的王牌mega沙奈朵,這把就穩了。

  如果制作組能夠按照對戰思路去制作動畫,最終呈現一場 「龍系大師田忌賽馬戰勝妖精女王」的逆轉勝利,那麼不論是前期宣傳的噱頭還是戰斗中雙方智斗的橋段都能為動畫帶來酣暢淋漓的觀感——但制作組顯然有他們自己的想法。

第一回合

  阿渡先是派出快龍對戰冰雪巨龍,除了快龍起手對開了「光墻」和「反射壁」的冰雪巨龍一發「破壞光線」只打出1/8的傷害外加大硬直一回合之外,這一手安排沒什麼問題,快龍最終戰勝了冰雪巨龍;

第二回合

  緊接著卡露妮派出了南瓜怪人,阿渡這邊則是收回快龍讓暴鯉龍上場,一發「水流尾」直接莽了上去,在對方草系抗水系而且反射壁還存在的情況下,幾乎沒有造成什麼傷害,還讓暴鯉龍這樣的純物攻選手使用了非本系的特攻招式「龍之波動」,也收效甚微。

  在暴鯉龍被南瓜怪人打敗后,阿渡才派出三首惡龍毫無懸念地贏下這一回合的勝利。

第三回合

  至于三首惡龍、快龍和沙奈朵對戰是如何被一串二的過程就不多提了——妖精系極其克制龍系不說,阿渡的快龍還是特攻端的(學的還是龍卷風這樣威力40的小技能),幾乎不可能戰勝特防種族值優秀的沙奈朵。

  更有意思的是,快龍在殘血開極巨化之后還分別打了「極巨攻擊」、「極巨寒冰」和「極巨龍騎」三招,其中龍系招式對沙奈朵是完全無效的——可以看出,動畫幾乎將阿渡塑造成了一個小學生配招/小學生操作的莽夫。

阿渡是不是怕極巨水流打在沙奈朵身上濕漉漉的,播出后給小孩子造成不好的影響啊!

  竹蘭VS艾莉絲也沒能將八大師的規格拉起來,特別看到是物攻種族值分別高達147和170的兩只龍系寶可夢,在龍系內斗中不約而同使用特攻技能結束戰斗時。而本周播出的小智VS大吾,戰斗結果在因果律武器「主角光環」面前更是毫無懸念。

  也可以這麼說,除了雙方是回合制站樁輸出之外,八大師賽幾乎沒有任何一個地方能夠還原真正的寶可夢對戰,就連代表了寶可夢訓練家頂點的八位大師,有不懂屬性克制的莽夫,也有分不清物攻、特攻的小白。

  恰好,作為一個并不是無法替代的玩法,在當下這個有大量同質產品的市場上,回合制或許是寶可夢對戰中最不重要的。所以作為玩家同樣展開炎上的部分,在我看來,大師賽打得蠢一點,對于劇集的破壞程度,恐怕也遠不及小豪的神奇收服戲碼來得大。

  更何況,就像我上面提及的對戰細節,有很多動畫黨可能都看不明白一樣。對于(可能是)更多的觀眾來說,八大師賽目前最大的問題,并不是「學游戲了,但沒全學」,而是作為「動畫」來說,大部分對戰都是PPT,作為白熱化戲碼來說,這種配置實在有些令人掃興。

  所以看到當下不少觀眾將《旅途》掛在了「七大師」的恥辱柱上,我并沒有感到很奇怪。

(最后說點題外話)

  站在一個成年人的視點上,《寶可夢:旅途》為我帶來的最大感觸,不是新主角小豪有多「狗」或是八大師賽的低能,我更在意的其實是火箭隊的改變。

  除了喵喵和果然翁,武藏小次郎在《旅途》中沒能找到建立深厚羈絆的寶可夢,他們只剩下了首領下發的道具「寶可夢扭蛋機」——每次出場都要去扭蛋機里隨機抽寶可夢,至于是被小智皮神暴打還是裝完逼再被暴打,純靠運氣。

  這何嘗不是一種辛辣諷刺,就好像是曾經的少年失去收服所有寶可夢而踏上旅途的原動力,最終都會變成只知道氪金抽卡的真·社畜。

  缺少了童年的溫情戲碼,這一次劇情里,武藏和小次郎自然也成為了子供向動畫常見的扁平型反派,盡管每一集都喊著「一定要抓住皮卡丘」的口號證明自己在努力工作,但味兒總歸還是變了。關于人們為什麼會想要得到皮卡丘,至少從現在的表現來看,我想《旅途》中的火箭隊和制作組都還沒找到答案。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