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炭治郎跟錯了師傅,若開始遇到此人,至少也是預備柱了

本身在大山裡過著安穩生活的炭治郎一家,在遭到鬼舞辻無慘的意外襲擊後,這份平靜被徹底打破了。炭治郎被迫帶著變成鬼的妹妹,走上了幫妹妹變回人類的道路。要想幫妹妹變回人類就必須找到鬼舞辻無慘,但在找到無慘之前,炭治郎必須成為一名獵鬼隊員。

於是,在富岡義勇的舉薦下,炭治郎帶著妹妹找到了獵鬼培育師——鱗瀧左近次。鱗瀧是鬼殺隊前任「水柱」,在退出前線後,就成為了鬼殺隊員的培育師。而富岡義勇則是鱗瀧的首席大弟子,現任鬼殺隊「水柱」,他看到了炭治郎的決心後,就將炭治郎推薦給了自己的老師,希望鱗瀧能夠把他培養成一名劍士。

鱗瀧初次見到炭治郎後,給他的直覺就是:這孩子不行,沒有成為劍士的潛力。而炭治郎為了獲得鱗瀧的認可,努力通過了層層考驗,最終得到了鱗瀧的認可。炭治郎在鱗瀧的指導下,花了近兩年的時間,終於通過了最後一項練習。結業以後,鱗瀧推薦他到藤襲山參見鬼殺隊的「最終選拔」考試。雖然炭治郎最終憑藉著非凡的毅力,通過了最終選拔,並成為一名鬼殺隊劍士,但他身上還存在著很多不足。

炭治郎成為鬼殺隊劍士後,成長速度並沒有預期那麼快,倘若在開始執行任務的初期,就碰上了下弦或者上弦之鬼,炭治郎早就成為鬼的口糧了。舉個簡單的例子,炭治郎在遇到珠世之後,又立即碰到了鬼舞辻無慘,當時若不是無慘手下留情,給他整了兩個連下弦都不是的鬼,炭治郎哪裡還有命活到現在。

那麼,身為主角的炭治郎為何在前期那麼弱呢,或者說連其他幾個同期都不如呢。這裡不是貶低炭治郎,講道理,炭治郎還不一定能剛得過只會一招的善逸,伊之助是自學成才,壓根就沒可比性。玄彌天生就有缺陷,不會用呼吸法,沒有可比性。香奈乎是蟲柱的繼子,在那田山一戰之前,炭治郎的基本功完全比不上香奈乎,綜合實力更加比不上。

同樣都是柱級別的在指導他們,炭治郎的成長速度卻像蝸牛爬。根本原因就是,炭治郎不適合練習水之呼吸,也就導致他無法在這個領域裡取得突破性進展。關於這一點,炭治郎在和墮姬的那場戰鬥中,已經自我袒露了,自己的體質壓根就不適合學習水之呼吸。在那場戰鬥中,能派上用場的就是「火之神神樂」系列,以及覺醒的斑紋。花了兩三年學習的水之呼吸只能成為陪襯,當作佯攻。

這事完了之後,義勇還責怪炭治郎沒有將水之呼吸開發到極致,也沒有成為「水柱」的進取心。其實,這跟炭治郎的進取心沒有半毛錢的關係,炭治郎只是選錯了領域。當然,這也不是鱗瀧的鍋,本來他都不想收炭治郎為弟子的,奈何義勇的大力舉薦,以及炭治郎自身強烈的決心感化了他。而且,鱗瀧在教完炭治郎最後一個項目後說「我已經沒有什麼可以教你的了」。這說明,鱗瀧在炭治郎身上已經傾盡了全部心血,並沒有掖著藏著,也沒有敷衍了事。

況且,鱗瀧能夠將義勇培養成水柱,足見其實力。如果錆兔沒有英年早逝,也是能成為柱級別的。所以歸根結底是炭治郎跟錯了師傅,倘若一開始就遇到的是炎柱——煉獄杏壽郎,而不是富岡義勇,那麼結局絕對會不一樣。

在無限列車篇中,劇情也講得十分明白,煉獄一家的祖先和數百年前的第一劍士——繼國緣一有著深厚的交情。而繼國緣一又是初始呼吸——日之呼吸的創始者,這是所有呼吸的源頭,也是最強的呼吸,只是後來基本沒人能繼承下來。但是,繼國緣一卻將次呼吸法傳授給了炭治郎的祖先,之後,炭治郎的先祖將這個呼吸法不斷地傳承了下來,火之神神樂就是其中的一種形式。

重點是,煉獄一家的祖先和繼國緣一的淵源很深,他們也是最瞭解緣一的人。如果炭治郎拜炎柱為師,說不定會接觸到最適合自己的呼吸法,也會提前掌握「火之神神樂」的精髓,避免了這一大段彎道。而炎柱如果碰到了最初的炭治郎兄妹,極大可能會作出和義勇同樣的決定來。

如果能走上這條直道,炭治郎應該在第一季結束前就成為了「柱」,再不濟也能成為「預備柱」。退一萬步來說,炭治郎一開始學雷之呼吸都比水之呼吸要強。在對戰上弦之四半天狗時,炭治郎只是回憶起了善逸說的話,就掌握了部分雷之呼吸的用法,並運用到了實戰中。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