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一全功率:貫穿鳥山明一貫思維的形態

莫可可小姐姐 2022/07/19 檢舉 我要評論

相對于當時的其他漫畫家,鳥山明在戰斗設計上有一種非常獨特的思路,那就是強調完備狀態對戰斗力的提升,從而很少讓角色在重傷形態下發揮出全力,依靠鎖血開掛取得勝利。

比方說悟空剛出場時面對實力不如自己的雅木茶,因為肚子餓反被打敗(雅木茶人生巔峰),但在吃飽之后就輕松取勝了。

后來也出現過幾乎一模一樣的劇情,剛參加完武道會的悟空餓著肚子與鈴鼓(丹巴林)交戰,即使抱著為克林報仇的怒氣也并沒有給他增加任何實力,反而被鈴鼓輕易打敗。而等到悟空再一次吃飽后,鈴鼓就根本不是對手了。雖然人與人不能一概而論,但極端憤怒的狀態似乎并不能在龍珠里提供爆種的效果(超級賽亞人后面會解釋)。

布歐篇決戰時悟空都已經成功使出元氣彈了,但依然需要足夠的體力來釋放,最后是專門消耗了一個神龍愿望才終于取得勝利。

不光悟空如此,即使抱著為父報仇的信念,與悟空產生心靈感應的悟飯因為左手負傷,使出全身力量也照樣被沙魯壓制,依靠貝吉塔的襲擊讓沙魯分心才取勝。

龍珠里是不提倡毅力論的,無論信念再強,仇恨再深,意志再堅定,體力受損就使不出全力。相反,鳥山明非常推崇在平和狀態下發掘出自身潛力,例如龜仙流在艱苦修行之余還注重休息玩樂,悟空在神殿做的第一項修行就是靜坐。

甚至于在最新的設定集當中,鳥山明親自確認超級賽亞人的變身也是依靠沉穩的精神激活賽亞人身體里的S細胞(憤怒只是變身的契機)。因為賽亞人很少擁有沉穩的精神,所以一千年來都沒有出現超級賽亞人,如果貝吉塔沒有去布爾瑪家里居住,沒有適應地球的悠閑環境,恐怕一輩子也成不了超級賽亞人,他后來抱怨自己適應了地球安穩環境這段劇情現在看來其實有點得了便宜還賣乖的嫌疑。

所以龍珠里無論角色修行再辛苦,實際上都是為了讓自己在戰斗中變得更加輕松,這樣才好發揮出更強的實力。例如神給悟空穿上幾百斤的負重,但在和勁敵交手時就選擇將其脫下,貝吉塔適應了三百倍的重力,到十倍的環境里就顯得輕松自如。

鳥山明認定在高手對決時,速度比力量要更加重要。在戰斗中保持高強度的壓力有害無益,例如悟空穿上負重之后打不過天津飯,并且借天津飯之口說明了戰斗中最重要的是速度,力量再強但打不中人就沒意義。這一點在沙魯篇當中又被反復強調,說明不管戰斗力升級了多少個版本,鳥山明的想法一直是沒有變的。

弗利薩在那美克星上使出100%力量之后,最初還可以同超級賽亞人狀態下的悟空打得互有來回,但很快因為體力消耗過大就變得打不過悟空。與其說悟空是贏在戰斗力上,不如說是贏在超一的續航能力強于弗利薩滿狀態的續航能力。同樣贏在續航上的案例還有貝吉塔打敗界王拳悟空,18號打敗貝吉塔,小布歐壓制超三悟空。

到后來鳥山明干脆連超級賽亞人變身都否定掉了,借老界王神之口稱其為旁門左道,還表示超級賽亞人狀態對身體負荷很大,可能會縮短壽命。顯然,鳥山明并不推崇這種形態,他認為神秘悟飯才是理想的升級模式,身體保持平常狀態就是最好的,像什麼界王拳、超級賽亞人、100%力量這些會對身體產生負荷的形態都是誤入歧途。

這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釋為何悟空在魔人篇前期始終不肯使用超級賽亞人3。因為超級賽亞人3其實是悟空在特殊環境下領悟出的一種錯誤進化形式,其對身體消耗極大,不但難以續航,甚至會大幅縮減在陽間的停留時間。一向注重合理分配體力的悟空其實是在陰間修煉時體力流逝較慢才發明了這種極端的形態,可以說是旁門左道中的旁門左道,后來的強者們除了貪玩的悟天克斯之外也都沒有選擇這種形態。

而超一全功率其實是在旁門左道的基礎上進行一定的修正。相比貝吉塔父子強行追求力量的提升,悟空選擇去適應超級賽亞人形態的負荷以減輕消耗,提升精神和身體上的雙重耐受力,以開發出超一狀態的所有潛能。

以鳥山明的觀念來看,這算是在力量無法進入下一形態前可以發揮出最強實力的一種手段,即使對現實中的專業運動員訓練也有參考意義。然而觀眾還是喜歡看變身,所以又有了超二和超三。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