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安8年登頂的日本,不在奈良的JK特工

ZHANGKEYUE 2022/07/18 檢舉 我要評論

 在日本前首相遭遇槍擊當天,一張由二次元博主“利姆露”拼貼的九宮格梗圖在微博上得到了廣泛的傳播。這些圖片中的台詞是“東京既和平又安全,還很漂亮……法治國家日本,其首都東京不存在任何危險,不允許任何擾亂社會秩序的人存在……(日本治安連續8年世界第一)”,結合時事來看形成了一種令人哭笑不得的錯位感。

  這些截圖出自7月新番《Lycoris Recoil》(莉可麗絲)第一話開頭部分,描述的是動畫中兩位女主曾經供職的組織“DA”日常工作——即“在危險發生之前清除掉”。從設定上看,DA的定位很像過往文藝作品中的秘密警察,而他們所仰賴的戰斗力是被稱為“Lycoris”的、沒有戶籍也沒有家人的方便的JK特工。

  《莉可麗絲》是A-1 Pictures出品的原創動畫,監督是此前擔任《刀劍神域》角色設計和作畫監督的足立慎吾。在目前已經播出的劇情中,由于在一起槍支交易案中無視命令擅自開槍救下同伴,黑長直女主井之上瀧奈被調任至咖啡店“LycoReco”,和在店內工作的Lycoris、白毛女主錦木千束開始了一段與此前完全不同的生活。

  不知是否是由于現實中的突發案件,《莉可麗絲》第二話在日本各大電視台的放送時間被延遲;

  在第二話播出后,《莉可麗絲》的兩張動圖成功“出圈”,風頭甚至蓋過了(與動畫相關的)前首相地獄笑話。

第一張動圖出自動畫的OP,千束和瀧奈一邊走一邊勾起腿互踢屁股。

  這個畫面事實上幾乎“逐幀還原”自1986年羅伯·萊納執導的電影《伴我同行》。將這兩張圖放在一起,你會發現盡管性別不同、背景也完全不一樣,故事的內核更是八竿子打不著,但電影中的少年和動畫中的少女的動作達成了一種奇妙的和諧。看來,不論是80年代還是如今,不論在什麼國度,不論是男孩還是女孩,年少時期對于友情的、幼稚卻純真的表達(指肢體動作),總是具有強大的感染力。

下圖為《伴我同行》

  另外,本身調皮的千束試探性地鬧騰一下,而性格高冷的瀧奈用力回擊——這種簡單的反差呈現出一種不言自明的力量,讓人控制不住地嘴角上揚。事實上,這種反轉也貫穿了《莉可麗絲》的始終。正如某Up主所說,盡管一眼看上去是“沒頭腦和不高興”的經典組合,但其實千束在作戰時思路清晰、瀧奈也并非什麼心之壁千層餅的冰山美人,立體的人物通過這踢屁股的兩腳體現得淋漓盡致。

  由于《莉可麗絲》,人們將這種喜聞樂見的少女友情稱為“擊股之交”。在我看來,比起過于露骨的“夾腳”之流,這個場景才是配得上百合樣板戲的健全環節。很快,B站就出現了擊股之交洗腦循環1000次的逆天剪輯以及綠幕的GB素材和使用例,至于使用例場景又是意料之中的希望之花,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另一張動圖出自第二話,千束和瀧奈營救黑客“Walnut”時,千束在狹窄走廊中面對敵方雇傭兵的AK掃射左右橫跳,達成了一次漂亮的“人體描邊”。事實上,在這個場景后還有她迎著彈幕向前突進毫發無傷的畫面,讓人不得不懷疑她是不是“開了”。

  很快,許多FPS游戲“馬槍”集錦下面出現了《莉可麗絲》相關的評論。讓人忍俊不禁的是,有幾個視頻不論從劇情還是運鏡上都和那張動圖完全吻合,雇傭兵大叔的面龐和你一槍沒中卻狂喊大殘的隊友完美重合在了一起。

  不過,根據一些軍事宅的說法,《莉可麗絲》在第一話中對于槍支的各種細節和人物與武器的互動做得極為考究(包括那個很有設計感的、可以放下彈夾和手槍的皮制雙肩包);在這樣的前提下,千束這種不合常理的躲子彈可能不能用“訓練有素”糊弄過去。在第二話結尾,瀧奈用皮筋攻擊了毫無防備的千束卻被下意識躲開,讓人們更加確信“百分百躲避飛行物體”可能是千束的某種被動技能,很可能與千束過去的經歷和動畫后續的劇情有關。

 盡管目前還遠未快進到大家喜聞樂見的先糖后刀的傳統藝能,但是高濃度少女友情的味兒已經溢出了屏幕;中途過場時的插畫一看就有很大可能是未來某個胃疼環節的前兆,目前已經衍生出大量藝術(PS)創作;再加上預告PV里的舉高高畫面,讓雷達響了的河豚很難不大喊一聲摩多摩多。

新時代百合樣板戲

  兩位女主的聲優分別是安濟知佳和若山詩音,兩人曾在《SSSS.電光機王》中有過合作,分別為飛鳥川千瀨和南夢芽配音演出;而《莉可麗絲》的兩位女主與她們的聲音有著很高的契合度。尤其在千束這個角色上,要演出一位具有話癆屬性的元氣少女、同時又不讓人感到聒噪是一件很難的事情;而安濟知佳很好地把握了語速與語調之間的平衡,結合角色討喜的人設,讓千束成功地大受歡迎。

《SSSS.電光機王》

  除了人設和配音,《莉可麗絲》的作畫也值得稱道。兩位女主不論在日常生活還是戰斗畫面中都有著極佳的觀感,分鏡所選取的角度也很好地體現了JK特工游刃有余的清爽感,讓人看得十分過癮。值得一提的是,“子彈擊中并穿過頭發”這一鏡頭在A-1本季的兩部原創番中都有出現(另一部是《契約之吻》),提供了一個女性角色槍戰表現力的解決方案。

  另外,在OP中還出現了許多兩位女主的私服換裝,衣服款式顯得非常時尚,讓千束和瀧奈呈現出不同風格的可愛。在兩位聲優的廣播電台中,她們提到自己甚至“想要搜索一下具體是哪個款式”。希望在后續的日常環節中能夠看到這些服裝的出場。

盡管目前只播出了兩話,《莉可麗絲》在各大動漫論壇已經收獲了少有的極高討論度——且不談動不動就狂歡的戰吧老哥,S1漫區動畫專樓上一次兩話水了50頁據信還要追溯到2018年的《SSSS.古利特》;而我記憶中上一次有如此熱度的原創作品,可能還是去年1月的《奇蛋物語》。

《奇蛋物語》

  由于劇情的不可預知性,追原創番不僅要忍受長達一周的寂寞,還有幾率受到奇怪展開的折磨。事實上,過去幾年原創番頻頻翻車的慘狀讓觀眾對于“原創”二字產生了不小的PTSD。比如,前三話無比驚艷的《奇蛋物語》在后期劇情失控、即使是多花了兩個月做的完結篇也沒能補得回來,著實讓人感到十分遺憾。

  由于Lycoris本意為彼岸花,人們取了它比較土的那一個名字“石蒜”,將它和《奇蛋物語》縫在一起,最終將《莉可麗絲》稱為《石蒜物語》(由于現在還很甜,也被稱為糖蒜)——這和當時把《奇蛋》稱作《遼史》有異曲同工之妙。在我看來,《莉可麗絲》兩話的觀感確實和當時《奇蛋》帶來的驚艷不分伯仲,自然帶來了某種災厄的既視感。

  人們開始貸款破防,設想出種種《莉可麗絲》崩壞的方式——比如,由于千束堅持使用非致命子彈作戰,盡管習慣性補槍,但她也做出了幫助敵方雇傭兵包扎的舉動,人們認為這種跡象距離大忌的“圣母”只剩一步之遙。

  但貸款畢竟只是貸款,最終《莉可麗絲》呈現出的故事和結局如何,目前沒有人能下定論。在我看來,大可不必提前看衰。趁能吹的時候多吹吹,不然等真崩了就只能吹嗩吶了。

圖源微博@陌芋Marginal

  好消息是,據信在播出之前動畫的前10話已經制作完成,這可能至少意味著故事的大框架大概不會出現超展開然后收不回來的情況,多少讓人松了口氣。

  依我看,比起必然要描述的什麼“黑暗的過去”,和朋友在一起的當下顯然值得更多的篇幅。說個暴論,就算《莉可麗絲》整一季都是日常和戰斗的穿插,只要能和前兩話一樣畫好少女咖啡和槍,平穩落地就算大成功了。

圖源微博@深淵NorthAbyssor

  回到開頭提到的梗圖。仔細想來,Lycoris的管轄范圍僅僅只有東京,那前首相在奈良出的事,確實是讓JK特工鞭長莫及了。

  當然,這只是一次巧合的附會;但在現實中,二次元在日本政治上確實邁出了一大步。7月10日,《純情房東俏房客》《魔法老師涅吉》的作者赤松健宣布自己當選第26屆參議會議員。他主張保障表現自由的權利,反對在漫畫和動畫領域采取過度的表現規制。

  作為首個當選參議會議員的漫畫家,赤松桑背負著給他投票的阿宅們殷切的希望。在這一時刻,他就像一部前三集風光無限的原創番——至于他是否能在任期內對業界產生好的影響,還需要時間來證明。

  總之,祝赤松和《莉可麗絲》一起平穩落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