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上山,奔馳上樹」《頭文字D》中,綠了拓海的不是夏樹,而是日本援交怪象

ZHANGKEYUE 2022/07/15 檢舉 我要評論

86上山,奔馳上樹’并非個例,在日本,人們對女高中生援交這事,早已見怪不怪。

夏樹口中的「爸爸」,并非我們理解中的「爸爸」 援交以及相關產業在日本的合法性 日本女高中生援交成風之謎

小時候看《頭文字D》動畫,一直不理解,拓海為什麼會突然和初戀女友夏樹分手。猶記得當年,拓海第一次答應老爹參加車賽的原因,就是為了能開著滿缸汽油的AE86,帶著夏樹一起去海邊約會。

等長大后,了解了故事中的一些是非曲直,才明白拓海原來是被夏樹給「 」了。這一幕,在由周杰倫主演的同名漫改電影中,得到了相當高程度的還原——贏得比賽后的拓海,在夏樹家前的小巷里,看見了從奔馳車上下來,并和「叔叔」深吻的夏樹。

隨后,拓海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現場,而夏樹在后面一邊追逐著飛奔的拓海,一邊哭喊著他的名字。伴隨著《一路向北》那悠揚哀傷的曲調,一種聲嘶力竭的凄美感油然而生。

凄美歸凄美,但拓海的遭遇終究讓人心疼。這種初戀破碎的感覺,也很戳一些人的淚點。自從B站引進這部漫改電影以來,拓海撞破夏樹援交的場景,已成為「世界名畫」和鬼畜區的熱門素材。「86上山,奔馳上樹」也搖身一變,成了B站的新晉熱梗。

不少觀眾,對作者將夏樹設計成援交女高中生的設定十分疑惑。例如,知乎上就有一名網友,就質疑漫畫原作者重野秀一的這一設計,認為這是在刻意惡心讀者。

底下的評論和回答有很多,但無一例外都指向了一個事實——在日本,女高中生援交,是一種很常見的社會現象。

夏樹口中的「爸爸」,并非我們理解中的「爸爸」

在《頭文字D》的動畫中,夏樹曾經稱呼援交的叔叔為爸爸。小時候的我并不懂這些,還以為車上的兩人是真真正正的父女關系。直到《頭文字D》近些年再次火了,有關劇情人物,以及文化的科普越來越多,我才了解到,在日本,會有一些援交的女高中生,將援交對象稱為「爸爸」。

原因之一在于,在日本,經濟獨立且有余錢的,大多是一些中年男性。而女高中生想要通過皮肉生意,即援交賺快錢,這一群體自然就是她們的第一目標。而雙方在年齡層次上的差距,也足以讓女高中生們稱中年男人們一聲「阿貝」。本質上,這更像是一種認「干爹」的做法。

但相比于單純地「認干爹」,日本女高中生叫援交對象為「爸爸」的原因,其實要更復雜一些。在日本,有一種現象叫「無緣社會」——即在日本家庭中,人與人之間關系單薄,家人之間沒有很深的感情,子女從父母那能得到的情感養分有限。這就導致一些日本人在成長過程中,缺乏父母的愛。反過頭來看那些女高中生援交的金主,除開援交的時間段,雙方在交往的過程中,援交女生往往能獲得家中感受不了的滿足和溫暖。所以,有部分援交女生愿意將顧客當成家人。

之前在A島上,就有一名居住在日本的網友,發出一條名為「關于鄉下坦克JK離家出走來我家留宿這件事」的帖子。在這條帖子中,樓主偶然間收留了一名,經常從事援交活動的日本女高中生(這不就是《剃須》嗎?)。 按帖子中的描述,女生從事援交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正是因為家里人對她的漠不關心。就算是離家出走,父母也毫不在意(家里一共七個孩子)。為了賺錢和生存,就跳進了援交的坑。

雖然有著編故事的嫌疑,但是缺少來自家庭的關心,的確成了不少日本女生從事援交活動的催化劑。

不過更令人奇怪的,則是整個社會,對于女高中生援交,這一現象的熟視無睹。即便日本是所謂的「無緣社會」,從道德上沒有多少人注意這件事,但在法律上,總應該有著相應的保護措施吧。

那這就要牽扯到日本風俗業是否合法的歷史遺留問題了。

援交以及相關產業在日本的合法性

毫無疑問,援交,正是日本風俗業的重要組成部分。作為世界上少數能將風俗產業放到台面上的國家,日本自然有著相關法律條文來規范這一行業。在這其中,有兩部法律有著相當高的地位,一個是較為明確規定風俗業范疇的《關于規制風俗營業等及其相關業務規范化的法律》;還有一部則是界定犯罪界限的《賣春防止法》。

我們重點來看看《賣春防止法》。顧名思義,這部法律是為了防止「賣春買春」這一現象的出現,換句話說,在日本風俗業中,「賣春買春」,就是典型的違法行為。那麼,在這部法律中,是如何鑒定「賣春」的呢?

有兩個關鍵詞,一個是雙方之間發生關系;另一個則是通過發生關系從而進行金錢交易。發生關系與金錢交易的順序可以打亂,但是缺一不可。也就是說,只有同時滿足這兩種情況,才會被《賣春防止法》判定為犯罪。

這樣看來,援交不就是板上釘釘的犯罪行為嗎?

事情要是真這麼清楚簡單,反而能省不少事。但麻煩的地方則在于,在日本所謂的發生關系,指的是最后的[性.行.為]。也就是說,男女雙方只要不發生那啥(審核安全),無論玩什麼play,都不算發生關系,即合法行為。

聽起來挺魔幻的,但人家就是這麼規定的,而這樣的規定,很容易就能讓那些從事風俗業的商人鉆空子。以日本提供「全套服務(即包含最后的sexy行為)」的「泡泡浴」店為例,表面上,泡泡浴店只給男性客人和女服務生提供洗澡的相關設備。女服務生的工作就是給男性顧客洗澡。但在這過程中,顧客與服務生之間發生的任何事,店家都不予理會。講明白點,就是萬一男女之間發生了關系,店家也可以說推卸責任到顧客和服務生身上,自家店鋪的營業目的,只是為了讓男性顧客享受美少女搓澡而已。

這種低級的障眼法和詭辯技巧,日本警察不可能看不穿。但是真要查起來,取證方面困難頗大。首先是發生關系這方面,除非當場抓獲,否則怎麼證實雙方發生了關系?其次,就算確定發生了關系,錢的問題又不好證實。一旦雙方都不承認這是交易,加上店家一般只收取澡堂錢,很難判定這是交易行為。

就這樣,雙方處于一個微妙的平衡點上。而且在日本,風俗業是合法納稅的,警方也沒必要把這層窗戶紙捅破。所以在一般情況下,除非發生斗毆,殺人,或者舉報這類事件,警察不會搜查泡泡浴店。

那麼,泡泡浴店這麼做能規避風險,援交產業照著葫蘆畫瓢,同樣能在這片灰色地帶安穩如山。

但是女高中生一般都是未成年人,未成年人搞皮肉生意真的不犯法嗎?

當然犯法,但這種東西從來都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很多援交網站上所謂的「女高中生」,都是剛成年的年輕女性,穿水手服打扮成的。真查下來,也沒有違反日本的「未成年人保護法」。不過,確實會有真正的女高中生從事援交,但這種價位一般都很高,一是稀少,二是風險太高。

但,正因為比普通援交更賺錢,才會吸引更多的女高中生鋌而走險。

日本女高中生援交成風之謎

女高中生真的缺錢嗎?巧了,對于大部分日本女生來說還真是。或者說,由于日本「無緣社會」和「物質社會」的雙重特性,即風氣和經濟上,都逼著日本女生自立自強。

在不少日漫或日劇中,我們經常能看到日本學生利用課余時間,打工或者兼職賺錢的橋段。這種事在日本很常見,一是由于日本高得離譜的物價,二來則是大部分家庭的收入狀況,難以滿足子女的日常花銷。但日本的打工報酬并不算高。在日本,學生打工一般以時計費,每小時大概人民幣60元。看起來似乎不賴,但是日本女生在打扮,社交方面都有著相當一部分的開支。這部分的花費很難縮減,因為大部分日本女生,從小就被教導要注重儀表。正因如此,日本街上很少有不化妝的女性。

更有甚者,由于家庭條件過于貧寒,打工就不止是為了養活自己,還不得不反哺家人。但打工的錢是遠遠滿足不了這種狀況的,在這樣的條件下,援交,成了她們來錢最快和最省時間的辦法。

就像網絡上廣為流傳的「我不想努力了,求富婆包養」的段子那樣。援交,成了日本很多缺錢女生的首選。事實上,日本援交現象的第一次大規模出現,就源于上世紀90年代,日本泡沫經濟的破滅。當習慣了一手幾個LV皮包的日本女生,突然被限制每月僅能使用不高于一萬日元的零花錢時,那種感覺不亞于從天堂墜入地獄。

而那些不甘從此過上貧窮生活的日本女生,自然希望找個有錢人包養。這種赤裸裸的拜金主義和膨脹到極致的物質欲望,成了援交怪象蓬勃生長的肥沃土壤。

恰巧,上世紀90年代,還是日本手機通訊業務飛速發展的時期。一些以社交為目的的服務,以及電話、短信聯系的方式,無疑讓援交的途徑,變得更加多樣。等到1996年,日本政府恍然大悟時,才發現援交早已成為一則難以處理的社會問題。

病態的大環境,加上日本風俗業的有例在先,雖然很多援交女生會對援交這件事難以啟齒,但是真說出來也不是什麼上不了台面的事。在她們心中,皮肉生意和普通打工并無二致,而且不過界的話,甚至一樣受到法律保護。就像日本的AV一樣,說出來是不好聽,但人家在日本就是合法的,賺的是干凈錢。

此外,大部分日本援交女生,能清楚地把援交和生活分開。援交只是為了賺錢,并不會對她們自身的未來規劃,產生影響。就像《頭文字D》中的夏樹那樣,課余時間援交談戀愛,并不影響她在課上認真學習,最后成功實現了去東京留學的夢想。

而漫畫中,拓海與夏樹分道揚鑣的最終原因,也并非是夏樹援交,而是兩者間夢想的差別,注定他們不可能走到一起。

但不管怎樣,當我第一次知道夏樹是援交女生時,心情不亞于晴天霹靂。小時候一些看不太明白的場景,瞬間串聯成畫,讓我產生一種細思極恐的感覺。

想想拓海為了滿缸汽油,在秋名山上排水道過彎的同時,夏樹坐在「叔叔」的奔馳上準備開始援交活動,我的背后就止不住地升起一股涼意。我同情毫不知情的拓海,也為拓海在得知真相后的狂奔,感到心酸。

但真算下來,無論是拓海還是夏樹,都不過是日本援交怪象下的受害者罷了。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