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我啊,最喜歡世嘉啦

ZHANGKEYUE 2022/07/18 檢舉 我要評論

暌違17年,一封給世嘉的情書。

隨著泥頭車成為緊俏貨,「異世界」的名頭正在越來越臭。

當七月番開始陸續播出,一批從標題就開門見山的「異世界」作品,來到了我們眼前,比如《異世界藥局》《異世界迷宮里的后宮生活》《轉生賢者的異世界生活》……

僅僅從新番的標題名,結合自己的「異世界作品鑒賞經驗」,我們不難猜到它們千篇一律的開局——主角因為各式各樣的「泥頭車」穿越到異世界,獲得某種強無敵的掛,繼而開啟自己全新的生活。

這樣的開局就像我們的修仙網文一樣學院派,但在創作內容上遵循學院派,未免就會有些俗套。于是,隨著越來越多「異世龍傲天」的模板故事出現,「異世界」在某種程度上,逐漸成為「廁紙」的代名詞。

不過,在熱播中的七月新番里,有部頂著「異世界」標題的作品,卻扛著「異世界」大旗成了一股清流——《異世界叔叔》。

《異世界叔叔》的主角,并不是什麼剛剛穿越到異世界的少年勇者,而是一位在異世界待了17年,剛剛回歸到現代社會的中年人。

「從異世界返回的勇者」是這部劇的第一個噱頭。

當動畫第一集還沒放到30秒,《異世界叔叔》就為觀眾們送上了一幕「典中典」的鏡頭,看似出神的少年走上馬路中央,而一輛泥頭車則從道路另一端駛來。

如果這是什麼「穿越到異世界的我成為了傳說中的村民」,少年已經可以預熱接下來的Remake環節,準備去投個好胎。但這是反套路的「異世界清流」《異世界叔叔》——于是,少年和泥頭車都安全通過街道,無事發生。

接下來的故事發展,則更是現實到不能再現實。

大部分日本青年在穿越到異世界時,身體都已經完成了自己全部的職責,可以直接入土為安,但本作的主角陽介不是這樣。陽介的肉體并未死去,而是進入植物人狀態,開始漫長的睡眠。這一睡,就是17年。

當陽介在17年后醒來,一切已經物是人非。而侄子敬文過來找他的目的,也只是代表家里過來「斷絕關系」。

當然,在叔叔陽介成功用出魔法,侄子敬文腦補出DQ系列游戲畫面時,這個圍繞家庭關系產生的危機,也就此散去。

很快,侄子敬文開始好奇魔法的原理,但叔叔陽介則忽視了敬文的問題,滿臉興奮地問侄子「比起這個,主機大戰結果怎麼樣,世嘉呢?」

2001年1月,世嘉宣布DC停產,從此退出家用機市場,成為「主機大戰」中的失敗者,而此時的叔叔,正在異世界冒險的途中……

「回歸的勇者是世嘉狂熱粉絲」是這部劇的第二個噱頭。

敬文的叔叔在穿越之前是個世嘉的狂熱粉絲,幾乎玩遍了所有的世嘉游戲。對于老玩家,有世嘉參與的主機大戰并不怎麼陌生,但對于像敬文這樣的年輕人,世嘉早在他們不知事時,就已經退出了「主機大戰」。

但叔叔并不知道這些事,他在異世界度過了從2000年到2017年的17年。所以,他在聽到侄子回答「世嘉的話,早就退出主機市場了,現在國內應該是任天堂和索尼」后,會因為無法接受事實,選擇用記憶消除魔法「選擇性遺忘」掉這個結果。

世嘉硬派游戲活躍的上個世紀,對叔叔來說仿佛就在眼前。

在敬文的提議下,叔叔找到了一份獨特的工作。

他開始拍攝把真實魔法偽裝成特效的視頻,成了一名類似「特效小哥」的Youtuber,甚至還偶爾制作世嘉老游戲實況,努力向侄子乃至于更多新時代年輕人,普及世嘉游戲的優秀之處。

一個鐘愛世嘉,初戀對象是索尼克的游戲宅,同時還是一個掌握著強大的魔法,可以和空氣中精靈對話的回歸勇者。當侄子敬文接納叔叔的雙重身份,并開始帶著叔叔合租,叔侄兩人間的故事,也就此正式開始。

基于不同成長年代產生的認知偏差,或者簡潔點直接用兩個字替代的「代溝」,是原作者創作中的故事核心。

不過,這種「代溝」并不以代際關系,即叔叔和侄子的沖突表現,而是更多地通過叔叔并不理解的「現代觀念」展示,比如開局就點出且十分有梗的「傲嬌」。

當下的二次元愛好者并不陌生「傲嬌」這種屬性。無論是曾經和這個詞「深度綁定」的雙螺旋鉆頭大小姐,還是一邊「別誤會了,你這混蛋……」一邊臉紅心跳的少女,在今天的二次元作品中早就不新鮮了——如今,甚至還屢有「傲嬌已經退環境了」的說法。

在叔叔的異世界之旅開啟時,曾經從怪物手中救下一個可愛的精靈女孩,但在叔叔的講述中,女孩明顯是個反派角色「每天都纏著我,像是故意找我麻煩,無論我做什麼都否定我的人格」。

后來,因為女孩總是辱罵自己,叔叔把這個女孩甩掉,自己開始冒險去了。

而敬文作為一個二次元愛好者,瞬間就「破譯」了女孩話語中,幾乎是明示的傲嬌屬性……

2002年,「傲嬌」這個造詞出現在日本ACG討論串中;同年,《灼眼的夏娜》輕小說開始刊行。而在敬文口中的2004年,《旋風管家》和《零之使魔》同時刊行,后世稱為「釘宮四萌/四大傲嬌」的四個知名傲嬌人設,已經出現了三個。

在那個時間段前后,日本二次元界,正迎來轟轟烈烈的「大傲嬌時代」。

但2000年就穿越過去的叔叔并不知道,自己錯過了些什麼。

不過,就算叔叔知道了,可能也不會做些什麼。畢竟在他穿越前,最喜歡的不是女同學,而是屏幕里的索尼克,也就是——電子游戲。

這個擁有巨大地圖的異世界,對于擁有強大魔法能力,且鐘愛世嘉高難度硬派游戲的他來說,就是一個龐大的開放式游戲世界。

叔叔前期的異世界之旅,整體上遵循著JRPG的經典流程「來到村莊,接取任務,尋找道具,完成任務」。但有趣的是,叔叔并不喜歡JRPG那套冗長的流程,所以有時會「跳關」。

在某個任務中,村長首先是委托叔叔幫忙討伐魔炎龍,然后又暗示他「魔炎龍永不熄滅的火焰很危險」,建議叔叔尋找凍神劍護劍一族的后裔,獲得凍神劍力量幫助屠龍。

當叔叔來到冰之一族的居住點,找到遇到眼神如冰的少女梅貝爾,少女口中正呢喃著「好想看見馬爾基德山山頂軟綿綿的花朵」。

有過JRPG經驗的玩家都知道,此時叔叔正處在一條從進入村莊開始,直到打敗魔炎龍結束的任務鏈中。正常的玩法,應該是循序漸進跟著設計走——簡單來說,就是去給少女找花。

但叔叔并沒有這樣做,而是用多年世嘉游戲訓練出來的分析和戰斗能力,直接找到魔炎龍并且打敗了這條任務鏈中的最終BOSS。

于是,任務鏈斷開了,凍神族的少女毫無出手機會,繼續在老家「物理躺平」起來。

顯然,這是原作者對照JRPG橋段,有意設計出的「反套路」劇情,除了突出叔叔「不通人情義理」這點,也給玩家們提供了一些笑點「你說什麼?大師之劍?我直接把蓋儂秒了也可以吧」。

除了這個不按任務鏈走的「反套路」劇情,《異世界叔叔》其實并沒有多麼聲勢浩蕩地控訴「異世界」題材套路化,但作者與眾不同的故事設定,還是隱約透露出了這種想法在故事創作之初就有展露。

例如,異世界人均帥哥靚女,當叔叔穿越過去時,被以為是窮兇極惡的半獸人,被村民們抓起來嚴刑拷打;而當叔叔用現代電解水知識,嘗試用魔法為缺水的城鎮制造水源時,又因為破壞了村民們的信仰,差點被當作邪教徒燒死。

如果說顏值過低,只是為凸顯人物特點而布置的笑料,那麼現代人和異世界人不同的價值觀,則是原作者嘗試觸碰的「異世界」題材深層矛盾。

不過,因為本作主要內容圍繞著深度游戲宅懷古以及各種「阿虛式吐槽」展開,目前無論是動畫還是原作,都沒有在這方面做更深層次的探討。

當然了,雖然深度沒那麼足,但是廣度倒是一直夠。

作為一部像《高分少女》這樣,擁有大量現實游戲知識的漫畫,《異世界叔叔》很早就開啟了和游戲界(主要是世嘉游戲)的聯動。

2019年9月19日,當世嘉推出懷舊主機MDmini時,《異世界叔叔》也獲得和世嘉官方聯動的機會,同步更新了一章關于叔叔買MDmini的故事,以非常認真的態度為讀者們科普著手柄按鍵的發展歷史。

2020年10月22日,世嘉的老牌手游《鎖鏈戰記3》里,叔叔和三個女主角就作為義勇軍的一員出現,以經典的二頭身形象出現在游戲世界,還帶著還原原作,同時中二度拉滿的技能名「光劍顯現,暗劍顯現」。

當然,在國內,無論是世嘉MD懷舊主機,還是世嘉最知名手游IP的「鎖鏈戰記」,人氣都沒那麼高——前者只是款懷舊大于實用價值的主機,后者則早在八百年前就沒了,留下一群玩著玩著游戲沒了的玩家。

而國內讀者們喜歡《異世界叔叔》的原因,自然不只是因為世嘉,而是因為它用一種戲謔的方式,闡述了東方文化共通的「感時傷懷」。

作者感謝漢化組和讀者的資金支持

從2000年來到2017年,叔叔有很多不理解的事。

叔叔不知道手機信號怎麼就從2G擴大到了4G(現在已經5G);也不知道曾經或翻蓋或滑蓋或側板等多種形式的手機,怎麼就全部變成了一塊觸控板;更不知道為什麼曾經自己少年時的信仰「世嘉」,怎麼就成了早早退出主機戰爭的失敗者,新時代的孩子甚至沒聽過這個名字。

這種「乃不知有漢,無論魏晉」的愁緒,也許正是制作方在動畫化后,將第一集動畫片尾設計為原創鏡頭,侄子敬文帶著叔叔陽介一共看著秋葉凋零的用意。

比起那些以「異世界」為噱頭的模板故事,《異世界叔叔》更像是一部提供給游戲玩家的作品。

新玩家們會被那些反套路化更像「邪道通關」的橋段帶著,了解到更多古早的游戲發展故事;而老玩家們則會被那些世嘉的故事吸引,就像《海賊王》作者尾田榮一郎自發在Jump雜志的閑聊欄安利這款作品「不知不覺就買了《異世界叔叔》的第二卷」,回味曾經的那份感動。

老游戲的魅力,未必就無法傳達到新玩家心中。

當叔叔帶著侄子玩著《幽游白書·魔強統一戰》,侄子也會發自內心地從這款「完全過時」的作品中獲得喜悅。

而這份「打游戲」帶來的快樂,也許并不會因為時光的痕跡而改變。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