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哆啦A夢表情包隔三岔五就能全網刷屏?

ZHANGKEYUE 2022/08/03 檢舉 我要評論

戲仿,是后現代主義藝術的創作語言之一,指的是通過模仿某種藝術形式,從而達到調侃、嘲諷、游戲或致敬的目的。具體表現為,將原作品中的嚴肅內容與各種不合時宜的角色、場景混合,突破原本作品中的局限,進而制造出滑稽效果。

《帶胡須的蒙娜麗莎》——馬塞爾·杜尚1919年作品

只用一段話解釋清楚一個概念有點難,但一下子看不懂也沒關系,我們今天的例子就是「戲仿」藝術在當代流行的最佳體現。

你應該也察覺到了,最近一段時間,哆啦A夢又雙叒叕成了沙雕網友們的表情包寵兒。

你大機率在某處看過這張圖。它無差別地出現在QQ、微信、微博、小紅書等一切人類進行沖浪的場所,存在感強得一塌糊涂。

沒人能洞穿這個笑臉背后的深意,仿佛在表達欣賞,又像在關心智障。這個藍胖子就靜靜看著你,心中無言,似乎又凝結了千言萬語,讓內心戲豐富的網友忍不住想安排點什麼。

結果顯而易見,這個藍胖子又火了,帶著它魔性的笑容入侵到你生活的每個角落。當有人向你抱怨發揮失常只考了全班第三,你可以掏出藍胖子,潛台詞是我就靜靜地看著你裝逼。

當七大姑八大姨急匆匆給你轉發了某條謠言,你也可以掏出藍胖子,露出尷尬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甚至當群里的法外狂徒大肆轉發澀圖,損害群友身心健康時,你依然可以掏出藍胖子......的變體,發出班主任般的死亡凝視。

至于會被理解成不許澀澀還是GKD,就要看這位群友的個人造詣了。

這張「斜眼賤笑」表情圖的應用場景是如此廣泛,一傳十、十傳百,以至于現在網上大部分原圖已經綠到「包漿」,變得越來越糊。

但大概在4月底的時候,事態有所改變。有人嫌棄包漿圖片太糊,重新上傳了「高清重制版」,并很快流傳開來。

這一傳就出了問題,同一張表情圖卻流傳出兩個版本,大家便開始爭奪「正統」。支持綠色包漿圖的網友,認為表情包就像成年老酒,越糊才越有靈魂。另一批人可不管這些,啥都要最新最好的,才能滿足完美主義收集癖的嗜好。

不過爭斗很快就失去懸念,由「高清派」大獲全勝。原因在于,高清版圖片的出現擊穿了表情包二創的壁壘。很快有人P出不同顏色的版本,你是少女粉色,我是性感豹紋,在群里爭芳斗艷。甚至于有人掏出炫彩動圖版,將戰爭徹底引入[高·潮]。

這些魔改像是一聲驚雷,把群里隱藏的P圖大手子們紛紛炸了出來。中國網友在借圖抒情、望文生義這塊從不輸給任何人。你清楚所謂的瘋狂星期四不過是消費陷阱,可面對上校和藹可親的注視,你知道這一次的錢包將在劫難逃。

而后隨著二次元愛好者加入戰局,現在你能找到無限多版本的哆啦A夢,并朝向越來越暴走的趨勢發展。起初不過是把角色的某些特質安排到哆啦A夢身上,后來干脆讓哆啦A夢被「奪舍」,主角還是小豬佩奇、DIO這些鬼畜巨星。

這世間所有身份似乎都可以用哆啦A夢來代替。比如前陣子NBA總決賽剛開打,兩邊球迷就各自給主隊安排上了限定皮膚。

勇士VS凱爾特人

同期還有歐冠賽事,也少不了足球迷擂鼓助威。

皇馬VS巴薩

藍胖子的表情和姿態萬變不離其宗,可配上不同顏色和文字,就衍生出近乎無窮的節目效果。

看到上面這一幕,我想哆啦A夢本人也默默留下了眼淚,趕忙回到未來升級四次元口袋。

因為它明白自己再不快點,就連100年后的科技也滿足不了這幫網友逆天的好奇心了。

有關哆啦A夢「斜眼賤笑」表情圖的話題就聊到這里了,再看下去我怕眼睛被閃瞎。可回過神來,有個話題卻一直讓我有些在意: 為什麼隔三岔五,總是會有哆啦A夢的表情包在網絡爆火?

是的,各種風格的哆啦A夢梗圖我們實在看過太多了。遠有曾風靡一時的胖虎表情包,被按上張學友的臉,一度讓人忘了胖虎真正的長相。

同樣經常被中日網友迫害的角色是靜香。日式冷笑話中靜香是毀天滅地的究極壞女人,在國內則是少兒不宜梗圖里的常客。

除了專門制作的梗圖, 哆啦A夢的漫畫截圖也同樣是表情包的絕佳來源,并且無縫融入了互聯網的每一處。去年底「大的要來了」成為流行語,很多人可能是從哆啦A夢的漫畫里看到的。

簡單卻表現力極強的畫風,也讓哆啦A夢成了經典嘲諷素材。《賽博朋克2077》宣布「重磅更新」的時候,我在評論區看到最多的表情包就是下面這張,用最平靜的表情做最犀利的吐槽,諷刺對方不會閱讀空氣。

盡管有些素材已經偏離漫畫原意,但不妨礙它們真的有趣,方便應用在各種場景。在論壇看到澀圖時,可以來一張哆啦A夢表達心情。

然而對方反手丟出一張嘲諷,你對此只能無可奈何。

如果有心收集,你甚至可以無論回答任何問題,發任何動態都能配上不重復的哆啦A夢表情包。

好了,我們回到上面的問題,為什麼大家喜歡用哆啦A夢玩梗呢?

我個人覺得答案不是討厭或不尊重,相反應該是網友們太喜歡和尊重這部作品,就像面對無話不談的密友,自然也沒有任何顧慮。

我記得去年4月,當日本政府決定往海里倒核廢水時, 「哆啦A夢是預言家」的話題卻在當天上了熱搜。

引發討論的截圖,出自漫畫作者藤本弘老師的短篇《捕鮑潛水艇出航記》。故事中小夫向哆啦A夢借潛水艇去海島度假,而他為了圖懶省事,直接把垃圾丟進大海,便發生了截圖中的場景。

小夫最后被懲罰了,所以不要做這種事

哆啦A夢在國內外引發的社會層面的討論當然不止一次。在2017年播出的動畫新番特別篇《大象和叔叔》中,講述了這樣一個故事:大雄和哆啦A夢穿越到二戰后期的日本,目的是拯救叔叔在動物園飼養的大象。

他們發現是軍人故意喂大象吃毒馬鈴薯,因為殺死這些動物是無可奈何,戰爭時期并沒有時間去飼養這些動物。

這個時候,大雄和哆啦A夢歡呼雀躍地對軍官說:不用擔心,戰爭馬上要結束了,日本戰敗啦!

圖為《大象和叔叔》不同時間的四個版本,情緒逐漸高漲

《大象和叔叔》的主題是反戰,算不上多麼罕見。但考慮到漫畫原作的發布時間還是1973年,昭和年間日本信奉軍國主義的人也未必罕見。藤本弘老師卻敢于利用手中的畫筆,毫不避諱地直接批評自己的民族,告訴全世界的孩子們戰爭是錯的,日本戰敗是應該慶幸的。

非常地勇敢和偉大。

現在回看那些在中文互聯網流行的哆啦A夢表情包,其實不難發現,對于那些拿漫畫截圖做成的表情包,我們并非像對待「那種事不要啊」那樣,用來嘲諷作品本身, 而是借用漫畫中台詞表達情緒或自己的觀點。畢竟借助偉大的作品發聲,我們的情緒能更充分得到釋放,觀點表達也更理直氣壯一些。

各種二創表情包的流行,則更像是網友們隔三岔五和老友重逢,釋放自己無處施展的創作才華,和對生活美好事物的愛。

你隨時隨地都能找到需要哆啦A夢的理由,也許這是人們喜歡調侃哆啦A夢主要原因。

因此我大膽猜測一句,哆啦A夢表情包永遠不會過時。

-END-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