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滅之刃》上弦之三——「癡情修羅」猗窩座

猗窩座原名狛治,出生于日本江戶時代。剛出生時狛治就與常人不同,他天生長有兩顆牙齒,看起來猶如鬼怪一般。但家人沒把他當作妖怪反而細心呵護他成長。希望他能成為家庭支柱。

不過好景不長,在狛治還年幼時父親就染上了重病。母親受不了生活壓力離開了他們,家庭的重擔落在了狛治的肩上。對于幾歲的孩子來說這幾乎不可能承受,但狛治堅持了下來。他沒有求生的手段,只能靠偷竊過活。父親雖然知道,但又無能為力,每次看到狛治帶回來的藥都很糾結,或許自己離開了狛治就不用過這種日子,但是又放心不下,于是還是喝下了。

狛治長到了11歲,這幾年里他沒少干偷雞摸狗的事,許多次都被抓住并送到了官府還接受了鞭笞刑罰。這讓狛治受了不少皮肉之苦,但他毫不在意。只要能救父親,就算手腳被砍斷也無所謂。很明顯在這11歲的少年心中父親是他唯一要守護的,哪怕要她觸犯法律。當狛治的手上被紋上了六道罪人刺青后,他得到了官府的警告,如果再偷竊他人財物他將被砍斷雙手。從官府出來的狛治卻不以為然,心里決定還要繼續偷錢。然而這次他的父親為他作出了選擇!

在聽到狛治被抓后的父親已預估到了狛治的懲罰。他知道,當下回狛治再被抓時就會失去回頭機會,為了讓兒子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父親選擇了離開。在懸梁自盡前留了封遺書,那是對狛治的歉意。聽到父親死亡的消息,狛治呆住了。他跑到父親墓前痛哭流淚,此時的他內心感到了不公。對父親的重病不公、對他人的幸福不公、對自己的無能不公,為何人生來就不平等、為何自己家這麼窮、為何父親要病死。

想不明白,狛治只能到街頭去發泄。他看到衣著華麗的人就打一頓,被七、八個成人團團圍住的他沒有絲毫怯意,憑借一股怒火將所有人打倒。發泄完心中的憤怒,狛治正要離開時卻傳來了一陣鼓掌聲。轉過頭去,是一位穿著武士道服的阿貝,看著就是位高手。狛治不想節外生枝,但是阿貝的話語刺激了他,再加上武道家的架勢看來這一仗是過不去了!狛治發起了沖鋒,接著就干凈利落的暈死過去了。挨完了打,狛治也冷靜了下來,老老實實跟著阿貝回家。

阿貝的名字叫慶藏,是一位武道家,經營一間叫素流的道場。雖然是個道場主,但也是過得一窮二白。道場沒有門生,妻子投水自盡了,只剩他和女兒相依為命。但女兒身染重病,如果他出去工作的話家里就沒人照顧,所以他希望狛治留下來替他照顧女兒。聽完慶藏的話狛治感到不可思議,畢竟誰會將女兒托付給一個有案底的人。但慶藏的笑容里充滿了真誠,狛治搞不懂他心里在想什麼。但見到慶藏女兒后,狛治心里卻涌起了保護的欲望。

慶藏的女兒名為戀雪,和狛治的父親一樣都是看起來很虛弱的人。兩個青澀的年輕人從相見到相識用了不到一分鐘時間。擔下照顧戀雪的活,狛治心里仿佛有了支柱。一天大部分時間都待在戀雪身旁,從洗衣到喂飯事無巨細照顧的井井有條。慶藏看到他的樣子,說他和自己一樣猶如神社中的狛犬一般天生就是照顧人的命!狛治聽后也莫名其妙地感到認同。

春去秋來,狛治在道場度過了七年的時間。這段時間可以說是他最開心的日子,除了忙著照顧戀雪,閑下來時還能和師傅練武術,兩人在他心中已經不可或缺。然而,日子過得舒坦了就會有人來找麻煩。隔壁的劍術道場就垂涎素流道場的土地,三番兩次上面踢館!不過都被慶藏打了回去,狛治也將他們判斷為弱者。

一個空寂的早晨,正在干活的狛治被師傅喚了過去。在戀雪的房間里局面瞬間成了三方會談!看著身材健碩的狛治,慶藏很是滿意,他提出要讓狛治繼承自己的道場同時迎娶自己的女兒戀雪。但不知道狛治的心思,想聽聽他的意見。慶藏這話剛出口,狛治的腦袋就炸了。他將實現集中在戀雪身上,兩人一起羞紅了臉,初戀的味道彌漫在房中。對于狛治來說罪人的身份已經烙印在了他的心頭,他這輩子都沒對未來有過展望,更別提有朝一日能娶妻生子了!確認好慶藏的話后狛治馬上答應了下來。心里想著或許真和父親說的那樣自己也能過上正常人的生活。

夜晚,煙花大會開始了。狛治與戀雪走在草坪上,看著絢麗的煙花狛治覺得有點不真實,他詢問戀雪是否真要選擇自己。戀雪笑了,她想起一件小事。當年她臥病在床,母親不堪重負選擇了投水自盡,父親嘴上不說但是笑容是那麼的牽強。在她對人生感到迷惘時,異常堅定的狛治出現了。狛治想帶她看煙花大會,今年不行就明年,明年不行就后年,身體總有恢復之時。狛治的話語給了戀雪希望,如同奇跡一般她的身體慢慢轉好,這一切都是狛治帶來的!所以她愛著狛治,從那一年煙花大會開始就愛!聽著戀雪的告白,狛治的內心小鹿亂撞,久久無法平復,他知道現在的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不管未來如何坎坷都都有保護好妻子與師傅(死亡flag又來了!)

大喜之事父親可不得不知,狛治專門回了一趟老家在父親墓前上香祈福。而回到道場時,氣氛變得有些凝重。門前聚集了很多人,然而自己的師傅卻不在其中。狛治感到有些不安,強烈的預感使他的胃仿佛要嘔吐般痙攣起來。一位熟人跑到狛治面前泣不成聲的告訴他戀雪和慶藏都死了,是劍術道場干的。他們知道正面對決是贏不了的,所以在井里下了毒。耳邊的聲音越來越低,真相對狛治而言已經不重要了!狛治走到屋里,兩人的尸體就靜靜躺著,仿佛回到了七年前的夏天。珍視的人總是離他而去,每次都沒能保護好對方,到頭來他只是一個只會呈口頭之快的人罷了。

當夜,皎月當空,一道身影緩緩走進劍術道場。道場有人認出他的身份,是素流道場的狛治。門徒有些警惕了起來,他們想把狛治轟走卻不知死亡已經降臨!看到門徒的那一刻,狛治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他沖向對方,用拳頭擊穿了對方的內臟,用腳踢碎了對方的頭顱,內臟、下巴、頭骨、眼球、斷肢這些人類的肢體牢牢粘在天花板與墻壁中。此刻的狛治仿佛化身成了修羅,將六十七名門徒盡數虐殺。劍術道場不復存在!

摧毀了劍術道場的狛治依舊感到空虛,他已經找不到人生的意義。此時的他仿佛一具行尸走肉,漫無目的的他游走在河邊。一位身穿黑色和服的青年擋住了他的去路,他的名字叫鬼舞辻無慘。他將手[插·入]狛治的腦袋想將狛治變成強悍的惡鬼。感受著身體的轉變,狛治沒有任何抵抗。這樣的世界他已經沒有留戀了,此時他覺得自己死了更好。

一天一夜后世上再無狛治,只有猗窩座!在往后的數百年里,猗窩座進行著無意義的殺戮,他已經忘記了自己是誰,只知道自己要戰斗。只有實力變強的那一刻他才感受到活著的意義!他腳下踩的雪花是戀雪最喜歡的頭飾,戰斗時的架勢是師傅精心的教誨,破壞殺的招式猶如煙花般美麗!

對猗窩座而言,他的一生顯然是不幸的!從出生開始他仿佛就為了別人而活,正如生活所說那樣,他是神社的一頭狛犬只有守護他人時才能找到生存的意義!在與炎柱的戰斗中,猗窩座聽到炎柱對生命的看法「人之所以會美麗是源于生命的脆弱,生老病死是天地的守則,只有失去了才會更加珍惜!」這個道理對猗窩座同樣適用。在父親死后他倍加珍惜眼前的生活,愿意用生命去守護這份寧靜。但鱷魚老師跟他開了個玩笑,剛剛給了他一個希望又給予他更深的絕望,哪怕是作為狛治死在一起他也不會痛苦到這種地步!

猗窩座是不幸的,但同時也是幸運的!暈倒炭治郎后猗窩座被他砍下了頭顱,通過走馬燈回憶了自己的過去。他知道內心的空寂之所以無法彌補是因為沒有做出正確的選擇!他真正想殺的是「無用」的自己。當炭治郎精疲力盡后,猗窩座沒有去殺他,反而用盡力氣摧殘自己!他看到了自己的家人,父親、師傅、戀人都未曾離去,一直在等他歸來。當猗窩座看到戀雪時,他終于找到了生命的意義,這一次他沒有放手!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