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父」之后又有「鬼母」?我把妳當媽 妳卻想要…

ZHANGKEYUE 2023/01/18 檢舉 我要評論

漫畫從來不是愛與和平的專場。

  有的漫畫乍一眼不過是些歲月靜好的日常,殊不知,耐不住寂寞的作者已經在背后做好掀起腥風血雨的準備。

  曾經憑借《惡之華》《漂流網咖》《Happiness》等作品贏得「變態」美譽的日本漫畫家押見修造,在2017年8月又帶著懸疑漫畫《血之轍》前來報復社會,并一直連載至今。

  漫畫的題目《血之轍》,意指主角是有著血緣關系的一對母子——媽媽靜子和兒子小靜,只是封面未免給人造成這是一部母嬰育兒故事集的錯覺。

  然而,人們都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押見修造的變態人設可不是說丟就丟的。

  這對母子一點也不簡單。

  特別是媽媽靜子,一通騷操作下來,讓人覺得就算稱其「鬼母」都不為過。

01

  事實上,漫畫《血之轍》的的前幾章,粗看之下并沒有什麼讓人感覺特別吃驚的地方。

  年輕的媽媽靜子是典型的賢妻良母,打點著一家三口的飲食起居。

  黑長直、大眼睛,臉上還整天帶著甜甜的微笑,看得人直想上前大呼:

「太太,我宣妳!」

兒子小靜一方面是個典型的媽寶,凡事都唯母命是尊;

  另一方面也和普通青春期的少年一樣,在心里暗暗思慕著班上的某個女孩。

  然而,漫畫在表面的平靜之下,似乎又有什麼在涌動,透露出一絲絲詭異的氣息。

  其中最為明顯的一處,在于漫畫開頭以彩頁形式呈現的小靜的那個夢。

  夢中,小靜和媽媽牽著手在小路上愉快地散步,路邊一只橫躺的白貓吸引了兩人的注意。

  小靜興致勃勃地摸了摸貓,卻發現它已經涼透了。

  正所謂「夢里啥都有」,死個把貓不是什麼稀罕事。

  但奇怪的是,當醒來的小靜把這個夢講給靜媽聽的時候,靜媽一臉難以置信。

  她告訴小靜,這不是夢而是小靜2歲時候真實發生的事情!

  另一個讓人感到詭異的地方在于很多時候,靜媽對兒子小靜的保護欲似乎超過了閾值。

  一次,經常來玩的表哥小茂說小靜是溫室里的花朵,還擠眉弄眼地調侃起小靜上幼稚園的時候,媽媽靜子每天都要站在教室后面看著他。

  教室里其他小朋友坐著有說有笑,后面靜子卻像根柱子一樣杵在那里,不發出一點聲音……

現如今,小靜已經長大了,照理說靜媽應該漸漸放手,實際情況卻是她對小靜的束縛有增無減。

  靜媽時不時會以對兒子身體的「上下其手」來表達她的愛意。

  要說這就是偉大的母愛吧,總覺得哪里不對。

02

  以上種種,已經能夠讓我們覺察到,靜媽絕非等閑之輩。

  等到了第六章,前面累積起來的種種不對勁,終于得到了第一次爆發——

  小靜親眼看到媽媽將表哥小茂推下了懸崖!

  那天,小靜一家和小茂一家一同去登山。

  小茂被推的過程是在一瞬間發生的。

  在此之前,他正當著靜媽的面,嘲笑靜媽是愛操心的蠢貨。

  他怎麼也想不到,這樣一句玩笑話會讓一個平時溫順的女人突然暴走。

而在小茂的家人急匆匆地趕來時,靜媽不慌不忙地開始了她的表演。

  只見她當著眾人的面,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告訴大家小茂一個人在懸崖邊玩,一不小心就自己掉了下去。

  還說她沒能來得及趕到阻止,真是太抱歉了。

  如此逼真的演技,讓人不禁懷疑奧斯卡是不是欠了她一座影后獎杯。

  結合漫畫后面內容可知,靜媽故意推小茂,不僅僅是因為小茂對她與兒子的相處方式指手畫腳。

  或許還因為在她看來,小茂與兒子走得太近了。

  小茂霸占了她和兒子共處的時間不說,她在兒子心目中的地位保不準哪天也會被奪走。

  這是絕對不能被原諒的。

  此時的小靜機械地抱住向他撲過來的媽媽,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但更令他想不到的是,這一切還只是個開始。

03

  這天,小靜收到了一封妹子給他的表白信。

  懦弱如他竟然也能被妹子表白,可見這個世界有多不公平。況且這個名叫吹石的妹子不是別人,正是小靜暗戀的對象!

  我喜歡的人原來也一直喜歡我,沒有比這更讓人蕩漾的了。

靜媽或許會遲到,但從不會缺席。

  這一幕好巧不巧被靜媽撞見了。

  六目相對,空氣中彌漫著一股濃濃的修羅場的味道。

  等到吹石走后,靜子將信從小靜手中討要了過去,并誘導小靜將信一點點地撕碎。

  小靜爸爸回來,看到的是除了滿屋子的紙屑,還有床上緊緊抱在一起的母子二人,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爸爸:我應該在車底,不應該在車里)

  喜歡的男生家有如此「鬼母」,一般女生差不多都已經知難而退了,吹石卻偏偏不是一般女生。

  事實證明,吹石妹子的戰斗力不容小覷。

  眼見自己的表白信石沉大海,吹石當機立斷,在半路上截下小靜,非要小靜表個態不可。

  此時的小靜由于自小茂出事以來心理上備受打擊,不幸患上了口吃。

  面對吹石的只問,他只能斷斷續續地吐出「我」「媽」幾個字。

  看著小靜這副狼狽樣,吹石妹子好像知道了些什麼,于是漸漸展開攻勢。

  在后面的故事中,為了將小靜從靜媽的「魔爪」中解救出來,吹石還把小靜帶回了自己家。

  她讓小靜藏在自己的床上。

  在互相擁抱中,兩人的感情一觸即發。

04

  押見修造的畫功一直以來都為人稱道,而在《血之轍》表現得尤為出色。

  其中對懸疑驚悚氛圍的成功營造,該漫畫的畫風起碼占了一半功勞。

  各個場景的線條會隨著具體情節的不同,時而細膩時而粗獷,時而又轉為鉛筆素描的效果,帶著人在清醒與噩夢之間游走。

  再者,《血之轍》對于分鏡的處理,簡直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比如下面這個媽媽靜子撕掉吹石表白信的場景。

  一旁的兒子小靜先是睜大雙眼,驚恐地看著媽媽的手一點一點把信撕毀,自己毫無反抗之力:

  而后,畫面上小靜的頭像也隨著信的破碎變得四分五裂,就像他此時破碎的心,和他一起墮入絕望的深淵。

押見修造非常喜歡用一連串不同視角的畫格來呈現某一場景,往往使得幾秒鐘內發生事情在讀者心中無限延長。

  第23話,有一幕畫的是日趨病嬌的媽媽讓兒子殺了自己。

  作者先是給了靜媽一個囊括全身的全景:

  緊接著一個面部特寫,模擬兒子小靜的視線,從靜媽的身上聚焦到臉上:

  靜媽拉起兒子的手,伸向自己的脖子,鏡頭從側面慢慢推近:

  而后給了兒子一個面部特寫,不知所措且驚恐萬狀:

  接著又切換到全景,讀者得以看清兩人此時的動作和位置關系:

最后是在靜媽的肩上部位和小靜的眼睛之間來回切:

  就這樣,一個可能發生在短短幾秒內的舉動,在這一系列分鏡的配合下,帶給人驚心動魄之感。

  可以說,《血之轍》是一部非常注重刻畫人物心理的漫畫,它的每一話都讓人覺得馬上就要有大事發生。

  押見修造曾在另一部作品《惡之華》的后記中談到「變態是什麼」的問題。

  他認為,「變態」這個詞里包含著一般人面對無法理解的事情時,硬將其推入一個框架中加以隔離,借此換取安心的一種習慣。

  事實卻是,所有人心中都或多或少藏著變態的想法。

  自己只是從中掏出一些來給大家看罷了。

  最近漫畫《血之轍》已經更新到六十多話,人物之間各種矛盾也在持續爆發。

  有興趣的盆友可以前往圍觀,一起看看作者押見修造將如何終結這個鬼母與兒的故事。

用戶評論